斩鸿。

书到用时方恨少,能有多少是多少。

耳机里播放着灰沉调子的纯音,不知何时点到了单曲循环,听久了像是上个年代固有的单调,慢性撕扯他的灵魂,一点一滴携卷着压抑倒流回心底,柔软地给予他重击。

他手心沁出了薄汗,令他拿不动光滑的笔杆,只得故步自封地在稿纸上画着圆圈,静默着画地为牢。

“彭”

一朵礼花炸在夜空,内里裹着橙红色的光和亮,在一片混沌中骤然劈开片天地来,扯着他挣脱泥淖。

他看到了新生。

昨晚和朋友讨论。p大文章有个很显著的特点,不管前一秒主cp是调情还是吵架,下一秒他们瞬间回归话题开始跑剧情。

天堑。

天堑撕裂开空间,将他们就此分隔为两半。


雷狮摸不清喜欢在他心里占多大比重,大约不及海盗梦的万分之一,占不下心口的方寸空地,至多算是生活的廉价调味品。可安迷修身上总有吸引他之处,也许仅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望过去便心跳如擂鼓,再移不开视线。

感情不是人生全部,他信安迷修也懂得这点。安迷修不会为爱放弃信仰离经叛道,雷狮也不会因爱搁置信念磨光棱角。他们一直相爱,走过一个个或好或坏的日子,最终却折损在无形却又纵深的天堑里头。归根结底源于双方皆为一身傲骨,常年翻涌奔腾着一腔热血,干不出为儿女情长放弃信念理想的事。雷狮觉得他们两个谁都不亏。相爱,接吻,以及不限于这些的其他:样样不...

王喻最心动的点莫过于喻文州半调侃半正式地开口叫王杰希王队或者王队长,南方口音咬字模糊,不知其间裹了几分的笑意,又潜藏多少的爱意,连尾音也是温柔的。


cp滤镜一万米。

“喻文州。”

他这样念着,搁在唇齿间反复咀嚼这三个字,只觉万千柔情涌上心头,默不作声又不留余地的将他淹没,如平静上涨的湖,可又像汹涌决堤的海。

黄少天不好写。

坦言讲我反感某些二次创作者笔下那个撒娇卖萌爱情脑的他,这着实有失偏颇,他不应当如此苍白。

垃圾话是他的便签,亦为他的武器,在他人未有所防备的第六赛季助蓝雨斩获冠军。每至落笔时刻却总要踟蹰,该如何体现这点?话不可过多,也不得过少,个中尺度实在难以把控。

他永远清醒,永远冷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时刻明白下一步要如何走。黄少天并非仅靠手速获得“剑圣”名号的绣花枕头。他是沉于骨子的成熟稳重,不动声色的理智,清醒却不声张,倒像是蛰伏的猎豹,藏匿于草丛中静候恰当时机一口咬断对方咽喉。

非要描述的话,我更倾向于将他比作蓝雨最锋利的那把剑,平日收于剑鞘之中,却可在危机关头斩断来敌。...

© 斩鸿。 | Powered by LOFTER